你做过最潇洒的一件事是什么?

高二那年,17岁。找父亲的战友某叔叔帮忙,穿了件士兵常服去看免费演唱会。看完以后集体坐车回去时已经接近一点钟,我提前下车准备溜达回大院。走至某公园侧门时,发现一名女子被一醉酒男子纠缠,男子裤子褪到一半,欲行不轨。

“放开那个女孩!”(让我来?)(擦,万万不能!)

“我是武警!”

那男子黑暗中看到我身着制服大义凛然,慌乱中退后两步被自己的裤子绊倒,随后迅速提裤逃离现场。

别问我为啥不抓他啊,我腿都哆嗦。
一封某国企中层的辞职信

记得很小的时候,当时我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(大家都懂的班主任总是有大把霸权时间例如自习课间早读用来占为“私用”)。那时候很多课文是要求背诵的,而我的记性从小就差,奇差,加之可能我其他门成绩又算不错,因此班主任便经常“无意”间就在她老人家的霸权时间里抽查到我来背诵,这实在让我痛苦不堪。但实在是在众同学面前涨红脸支支吾吾太过丢脸,而我又极爱面子,于是无奈之下经常是用极笨的读书百遍的形式来背诵的,到最后,其实我大脑皮层没记住,但是我的嘴巴能背出来了(几乎是练到条件反射了/(ㄒoㄒ)/~~血泪辛酸史)。

不过这种极笨的背法,虽然当时叫苦不迭,但却极其难忘,乃至只要我背过的古文,大多都还记得。于是有一些当时讨厌的,后来喜欢了;当时晦涩难懂的,后来豁然开朗。
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就是其中一篇,初看十分不以为意(因为不押韵的更难背),后来又读了《饮酒》,似是有点感悟。随着逐渐成长,为人夫,为人父,仿佛又多了些理解。

古文背着背着,又热衷上看书,因为是年轻识浅自己找的,所以看的就很杂,从王小波到金庸,从《基督山伯爵》到《围城》,没什么规律性,但凡能吸引我的,就读,觉着好看的,看上十几遍也很正常。
中间王小波在《我的精神家园》里有一段话,我记忆很深刻:它在两条竹篱笆之中。篱笆上开满了紫色的牵牛花,在每个花蕊上,都落了一只蓝蜻蜓。

说到这里聪明的你肯定明白了,只是觉得也太煽情了——我所想要的,也只是这样的一片桃园,“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。但这片桃园不应该是需要剃个光头皈依我佛,或者是跳出三界之外从此隐居深山的。我是个俗人,我更向往的,是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那种感觉。
但这太难了,真的太难了。

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,中国人民经历了从无到有,从饥到饱,从简单到奢华,从互助到攀比,从人人平等到贫富悬殊,从质朴勤恳到物欲横流,从同仇敌忾到尔虞我诈。从一直以来的食品安全到最近发生的魏则西之死。不,我不是在谴责,因为人性原本如此。人天生是只有经济属性,而没有道德属性的。温饱与富贵从来就不是原罪——这是一个成长型社会必经的过程,也不必让政党与企业背锅。但我依然感到愤怒,依然觉到无力。我常常梦中就会惊醒,如果我一辈子呆在这里,或许前景不那么糟糕,但若到我行将就木那天,我如何能像维特根斯坦一样说出自己度过了美好的一生。
我终究会离开的,只是或早与或迟。

我终究要去追寻我心中的桃花源,或者说,我要用我能尽的力量,去描绘这样的桃花源。这个目标太高了,高的遥不可及,高的足以让我付出一生的时间可能也无法望其项背。
顺应时代才能改变时代,眼前苟且才有诗和远方。我想去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,让它更接近我想象中的样子,所以我首先要做的,就是跳出体制。我实在太渺小,如果不离开,我更加没有机会。

所以我会努力吃饭,努力读书,努力工作,然后追寻。即便终究失败,但却不枉此生。

4月28日交完这封辞职信,5月底办完手续,我说服家人,自国企中层离职,再无他言。

Posted in spa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