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女生有体香?

很多答案过度强调了性外激素,也即费洛蒙的作用。

实际上性外激素就那么几种,常见的雌甾四烯和雄甾二烯酮,很难被人类嗅觉系统识别,所以性外激素即使对人们的潜意识行为有一定的影响,但是对于“体香”这种混合香气的贡献,其实很小。

对女性“体香”贡献最大的是日用品香精的气味。

其次是自身的体味。

性外激素可能传达一些微弱的信号并可能影响异性行为,但是在“体香”中微不足道。

先说大头,日用品香精。

女人体味的重要来源,是日用洗化中的香精,尤其是留香持久、不怕严苛环境的种类,比如洗衣粉洗衣液香精、洗发水香精、香皂香精等等。

实际体验中,日用品在身上的留香时间由长到短分别为:洗衣液(粉)>沐浴露、洗发膏、香皂>护肤品。

但是在刚洗完头洗完澡的情况下,以头发和身体作为散发媒介,借助身体热量,这个时候洗发膏和沐浴露或者香皂的味往往笼罩住身体,占据主导地位。

洗衣粉和香皂经常用麝香(例如吐纳麝香)醛香(癸醛)橙花(萘酮萘醚)柑橘(乙酸芳樟酯)等来传递一种干净的感觉,甚至这种感觉固化成为“洗干净的衣服”的气味。

而洗发膏则常用果香花香和浓重的麝香传达氤氲的性感和摩登气息。

有一些香味成分,还能进入人体的组织和血液,并且顽强地存在一段时间而不被身体排出。

这种香味成分往往是稳定的大分子,例如佳乐麝香,会在人体累积,到达一定的浓度。但是,即使身体内有香料累积,但是我们也缺乏文献和数据来证明它们对我们的体味产生了影响。

所以,“腌入味”的说法,恐怕开玩笑的意思更多。

再说体味。

以前大学时,我骑着大金鹿自行车载着女同学行驶在秋天温暖的阳光下,她趴在我的背上,说我半个月没洗澡的体味很好闻。

我回想了一下,那时我身体的气味主要是温暖的皮脂味并不刺鼻的醛香,稍带一些盘旋且眩晕的动物气息,虽然不洗澡,但是没有脏的感觉。

那时年轻,当岁月逝去,年龄增加,我越来越感觉体味“浊”了起来,而且因为工作原因对人的体味在意程度上升到了一个高度。

人的体味成分种类,恐怕比日用品带来的还要多。醇醛酸酯内酯酮硫化物杂环都可能有,而且随着时间不断发生变化。

人体味的浓重区有那么几个,我们可以用比较含蓄的词语来描述,比如腋来香、丁香。有的时候,这些区域奠定了某些人气味的基调。

人的体味我体会最深的是“奶”香,我认为人体散发的逼真的乳香,与挥发性酸和fecal note(粪便味,为了不引起吃饭的人反胃)密不可分。

小分子挥发性酸比如丁酸戊酸异戊酸乳酸,尤其是丁酸和乳酸,带有鲜明的乳酪奶油气味,是奶香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人体皮脂中也可能存在高碳链的酸和酯,在C10-C16之间,也有奶香味很重的挥发性物质,比如月桂酸及其酯,油酸亚油酸及其酯。

fecal note,比如吲哚[1]、粪臭素、对甲酚,往往存在于排泄物中,而且阈值很低,只需要极少量,就能被人察觉到,有四两拨千斤的功效。

留“香”非常长。

在实际调香操作中,为了增加天然奶臭和乳清蛋白香调在牛奶 accord中加入微量fecal note,也是存在的。所以啊,吔屎的不只是梁非凡,喝刚挤出的鲜牛乳也……

如果诚如我所说,那么婴儿的奶味应该会比较重而且逼真,因为婴儿身上的fecal note更重。

最后说说性外激素,性外激素的稀释液有一定的气味,有一些人闻不到。它对人体体香的直接的作用很小。但是由于激素可以改变皮脂水平,在这方面它的意义还是很大的。

性外激素,作为动物的交流信号,在人类身上,已经弱化到似有似无。从人直立行走,鼻子离开地面开始,就注定了嗅觉的退化之路。

在周雯的研究中,可以看出,性外激素对于性别识别似乎有一定的作用。

现在,性外激素更多的是潜意识的作用,作用于古老的海马体和垂体,更容易和性联系起来。

前面态度鲜明的指出了,性外激素,即费洛蒙本身的气味,对于女人的体香贡献很小。但是如果男人对一个女人身上的气味有难以名状的喜欢,甚至有小骚动,那么可以猜想,恐怕性外激素和她的体味以及她身上香料的气味都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参考^如果对文中出现的分子或者提取物感兴趣,可以联系作者获取

我真的一直以为女孩子是有体香的,因为我认识的一个女生身上香味特别浓,特别好闻。

这个味道很浓,浓到她穿过的衣服——不论是风衣羽绒服还是校服,都有这种味道,以至于闻一下就能分辨出哪一件是她的衣服。她冷的时候借我的衣服穿,穿完之后也是一股浓浓的香味。

直到后来我买到了同样味道的洗衣液…

Posted in spa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