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工作者是否值得被尊重?

不值得,而且应该被唾弃。

若社会尊重妓女的工作,那这个社会就完了。会有一大批的女性与男性觉得:“我一天到晚拼死拼活就赚那么点钱,还不如去卖”。

会有一大批人走上这一条道路,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。会诱惑很多人从事,而且在一些重男轻女的地区,父母甚至会逼着你去干。

这个时候活少,价格还低。但

妓女来钱快啊,这会使从事者养成不好的消费习惯(你别说什么有毅力就不会,有种你先把你手上玩的王者荣耀戒掉,连游戏都戒不掉就别风凉话)。花钱大手大脚,这使得以后想转行就更难了。

而且这个行业就是青春饭,过了年龄有就失去了竞争力。收入也会减少,会导致很大的心理落差,而这种落差会导致很多潜在的心理问题。

当从业者基数大了,心理有问题的人数也不会小,到时候就是社会性问题了

看高票答案,委实感人呢,还真是不容易呢。

不过,贼里有没有生活困苦走投无路的?有没有被贼头威逼利诱严刑逼迫的?有没有义贼?所以呢?让其合法化,用法律来保障这个至少从猴子阶段就有的职业?

强盗里有没有被逼上梁山、不得已落草为寇的?有没有被裹挟逼迫的?有没有侠盗?所以呢?让其合法化,用法律来保障这个至少从猴子阶段就有的职业?

人有三种素质可以参与社会化生产,以之交流生活生存物资:

一、智慧;二、体能;三、声色。

智慧,处事成事;体能,将智慧的处事成事落到现实;声色,娱他人。

这三个,是由内向外的。

一个人的价值,在于其不可替代性。人与人的差异,主动意志是绝对的差异,是绝对的不可替代,体能,因人而异的差异程度要小于主动意志,但必然要高于“娱人”的选择范围。娱人的选择范围,必然是最小的。“娱人”的可替代性,是最高的。所以,这三者等而下之。

而以自己的身体器官娱人,则是毫无差异性,所以价值最低。

再者,人体器官当中,性器官最脆弱,但却非常关键,如果受到损伤,对人体的伤害往往是隐性但却终生难以痊愈的顽疾,而且几乎必然会影响后代。性行为本就应该尽可能保障在互相尊重爱护的伴侣之间。不确定对象的性行为,必然不可避免“滥”与“妄”,如果是社会上普遍的滥、妄的性行为,必然会对族群的繁衍延续产生消极影响。

此外,“性”,就不能成为“工作”。工作是公事,而性事,是最私密的事情。这本就是南极北极一般的相对位置,根本没有组成一个单一概念的可能性。

Posted in spa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