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没钱还要旅行的人是出于什么心态?

让我想起来大概两三年前在危地马拉遇到的一位东北老大哥,自家开着淘宝店聊以糊口,离有钱是太远了。某天他突然发现自己被老婆绿了,一怒之下交割财产离婚走人,可出门又不知道往哪里走,家也没了,一直以来精心构筑的小日子也崩塌了,咋整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

然后毅然决然出去周游世界。

我们在危地马拉相遇的时候他已经从加拿大一路南下至此了,据伊港此前已遍历欧罗巴及南亚诸国,之后又暴雪中穿越枫叶加拿大,落日下横跨辽阔美利坚,琴声里走遍狂野墨西哥,离家一年有余,披星戴月露宿风餐,见没见自己我不知道,天地众生该是见了不少,也端的是条好汉。

海角天涯遇乡党,不容易,其时天色将晚,加勒比海波涛宁静,小镇华灯初上,于是我们当街摆酒设局,烟是古巴香,酒是朗姆酒,菜是本地烧烤,要再来个卖唱小哥问你点不点小苹果就真是不输东北了。席间酒酣耳热之际我也按捺不住好奇凑近了问老哥几个俗人问题,一路走来费用几许,心情怎样,如何评价“被绿了还出来浪”。

老哥海阔天空不以为忤,轻轻啜了口朗姆随意而谈。原来他这一路除了机票和签证却没怎么花钱,便宜吃食哪里都有,有机场睡机场,没机场住青旅,实在无处投宿睡路边公园也是常有,离婚以后了无牵挂,却也不在乎许多了。听得我不以为然却又赞不绝口,连连表示佩服,老哥笑容矜持表示没什么了不起,但神色自得看起来颇为受用。

很快聊到女人,老哥却出乎意料沉默下来,没有预料中的破口大骂或是悔恨不已。我看气氛不对赶忙把烟点上,老哥深吸几口,依旧神色复杂,轻轻说道“苦啊……”接着又摇头“我就是运气不好”。少许,目光缓缓转到我的脸上“你还年轻,看你也就二十一二,好年纪啊……我也年轻过,那会厉害,能整,出来混小妹儿算个啥,有钱,隔三岔五尝鲜,看谁都不服气。”我未敢打扰,默默又进了一根烟,“后来结婚,就过日子呗,老是吵,嗨,是,我也有错,不老顾家。可你说大老爷们天天不让出去喝酒能行?横竖都是挑理干啥她都不乐意,我也觉得憋屈,一天天的自己不是自己,日子也不是日子,完全不是年轻时候想的那样,可这事你要说全怪她,我觉得也不能。”

场中一时陷入沉默。忽然耳边听得滋啦一声,老板又把一大块切好的牛排扔上烤架,烟雾腾腾裹着香料味,飘过我们之间的空隙。

他忽然有了精神”然后我就出来了!”但很快萎靡下去“外头其实也没有那么好,出来久了感觉都差不多,什么欧洲美国,其实也都是人过日子。”说到这,老哥把烟熄灭,抓了下扶手坐直身子,眼神炯炯看着我,也或许是在看着别的什么,大声说道:“所以啊,有什么开心的事就快去做,到老了,就开心不起来了,抓不住的东西越来越多,越是过的不好越是骗自己,就是无牵无挂,你也开心不起来了……人这辈子啊,他妈的……“

我盯着眼前红白格子的桌布,仿佛看到人生中某些坚硬稠密的时刻轰隆隆就杀过来了,这莫名的感觉让我皱眉,于是抬头深吸几口海风,四下转移着注意力,街道周围依旧热闹,远处渔民和游船点上了灯晃晃悠悠漂在黑暗中,更远处已经看不清的加勒比慈悲的注视着我,辽阔的就像那些我们总也不愿面对的未知。

然后我大笑,忙不迭倒上酒,”走心了走心了,老哥这是走心了,哪至于啊,一个女人的事,说着还形而上了,喝酒喝酒!”

一夜欢宴,杯盘狼藉,兴尽而归。

清晨酒醒,窗外海风椰林依旧,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的旅行者们轻松交谈着,场面竟有些感动。只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,也什么都不会发生,而那些没人在乎的蠢问题,不留痕迹飘散在风中。

那些没钱还要旅行的人是出于什么心态?插图

图片摄于伯利兹龙虾海滩

2015年的夏天,我拿到了一笔一千二百元的稿费,瞒着我妈出去了五天,那是我第一次独自策划旅行。

我是一个从小被给予有限自由的小孩——我看过名山大川,也吃过山珍海味,我有很多奢侈和轻奢品牌,我什么都很好,唯独不能忤逆我妈,不能离开我妈。

从很小开始,出行就意味着买最快的票,在当地雇佣司机和向导,住好的酒店,吃好的饭店,拉很多行李,甚至我妈会自带旅行茶具。

可我真的受够了,一分一角怎么花都要告诉妈妈,今天穿什么吃什么都要汇报,注册了淘宝买了什么要告诉她,和闺蜜出去玩要告诉她,连喝杯奶茶加不加珍珠都要告诉她。

那年我偷偷买好了票,计划了整整五天的行程,我妈知道的时候简直震怒,给所有亲戚打电话哭诉我的叛逆,即使当时我已经19岁。汇报时我已经坐上了车,我知道这样很不好,但我太想逃离了。

最慢的火车,硬卧,将近十个小时,车厢气味难闻,颠簸,被子上还有血迹,抵达已经凌晨两点。

住三十元的旅店,房间漏风,萤火虫顺着缝隙飞进房间,闪烁着晦暗的绿光,隔壁的情侣在讨论洗澡水怎么不热。老板在破旧的地图上和我指路。

为了省钱,洗澡结束已经三点,睡了两小时后,五点起床,吃了一碗面,去爬山。还是为了省钱,别人在山上住一夜,坐缆车上下,而我拉着同学一路飞奔下山。

只为了省缆车和一天住宿,跑下黄山后睡了一小时,我们坐马自达去了老街,第二天一早坐火车去下一个城市。

在景德镇住的好了一点,人均四十了,但还是穷,去不了郊区,因为没钱打车,也没去其他地方,就去做做陶艺,逛逛街,黄鱼都不敢吃,回去我不小心弄掉了车票多花了一百不到都感觉快哭了。

旅行五天只花了一千还包括给我妈买了一套两百的茶具、黄山的门票和缆车也要两百多。这对平时的我来说根本不可能,然而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。

但想起那天夜里的萤火虫,想起一路跑下山的酣畅淋漓,想起淋着雨穿梭在小城街头巷尾,在陌生的城市为了省钱吃自助餐,我就觉得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会那么做。

后来我独自去了不少地方,在生活的很多地方也开始能自己做主、自己给自己做决定、自己为自己负责。

如果没有那次,我可能永远都被困在那个怪圈里,觉得我被我妈锁死了,几乎窒息。可那次之后,我才意识到,只要我想,那一步无论如何都能走出去。

如果没有那次,我妈可能永远想把我放在自己的羽翼里,永远意识不到我需要长大,需要自由,需要为自己负责。

人大概越穷,就越想自由,所以就越想奔向自由,就这样。

Posted in spa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